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时光崩断我幻想的逻辑

不高尚不纯粹,偶尔装优雅装文艺,算糖不甜,算盐不咸,有点流氓,基本无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青春的吻痕》、《碎碎念》两个分类是个人无聊闲笔碎语,无本人许可请勿转载、引用,特此声明。 曾经被新概念毒害,现在喜欢张小娴、安意如,崇拜“爱本来就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情”!也相信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多好”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《史记编外篇》  

2012-08-07 14:18:14|  分类: 人生百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小巨《《史记编外篇》》


1、郭美美列传

姿.爱 - 愛の液 - 望穿秋水的博客

郭美美,湘女也。年二十,谋生于粤。脸若银盘,眉似柳叶,肤若凝脂,指如柔荑,天生尤物。行则宝马香车,居则名苑别墅,饰则珠光宝气。意满轻狂,于新浪微薄,炫耀不已,自称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。是时,国朝贫富分化,民怨四起,言路堵塞,谏不得进。郭氏口无遮拦,触动敏感神经,众疑:“慈善经理,何以巨财,年少大富,莫非包养?”

郭既失言,旋辩“与红十字会无任何关系”。新浪官博亦称“郭之微博认证,初为演员,后更为红十字经理”。相关公司天略集团紧急声明“公司与红十字无合作、无善款分成”。红十字会郑重辟谣“无红十字商会机构”。否认迭出,旨在撇清,然有解释无证据,民皆不信,反以为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,千丝万缕脱不了干系。更有好事者,于网络搜出郭氏红十字照片、红十字商会发票,一时传嚣至上。红十字会闻之大骇,一夜删帖无数,然川壅而溃,新帖层出不穷不能止。或言其与某副会长公子交往,又言其与某副司长欲草原策马扬鞭,猛料爆炒,大快朵颐。

论曰:郭美美,一攀附权贵之虚荣小女子耳,炫富无罪,而民伐之,盖为揭背后之内幕,监督慈善也。红十字会,垄断经营,账簿不明,诚宜澄清事实以正视听,公开账簿以自清,改进制度以挽民心也。 


 


2、李刚列传

李刚者,河北保定人。其家族富广,横霸乡里,邻人多侧目而视。刚面如斗鱼,乡邻人后常戏称“鲤冈”。刚少怀异志,常慕桧嵩之流。适邻有一女,年方二八,蛇行如风拂柳,倩笑面若桃花,刚心下甚悦之,常轻言佻语相加,女父听闻怒而骂刚,刚傲然曰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汝家有淑女,我亦为君子,待他日不慎凤翔云霄,汝等亦可随享荣华,岂不美哉!”言罢扬扬而去,众人皆怒而唾地不已,然畏其族势,不敢言表。后刚父掷千金为其求一职,更攀附大员为亲。刚仰其翁势,仕途青云,不在话下。

年近而立,刚幸得一子。其翁大喜过望,取名“一帆”。帆幼时暴戾无常,好凶斗狠。或有拂其意者,即恶言相向:“吾父乃李刚,汝等欲涉牢狱之灾乎?”众每惧此而退,屡试不爽。乡邻多怨恨,皆称其“李衙内”。

一日,衙内酒后思乱,欲驾车会其校中炮友。方入校内,见有二女嬉耍阻道,衙内大怒,以车撞之。两女仆地,衙内急驰而过,笑曰:“阻我者,虽神佛亦死不足惜。”至一楼下,待炮友上车,正欲车中行事,女曰:“此处不妥,至校外寻一宾馆即可。”衙内大喜,欲驾车离去。行至校门处,见车前众人怒目相向,衙内心知为适才二女故,遂驻车怒骂众人:“刁民何故挡路,岂不知吾父乃李刚否?”众人大怒,民愤炽然。有与衙内相识者,私下知会校长,校长王氏与刚父乃沆瀣者,闻言大惊,急解其围并威吓众人曰:“今日之事,有敢与外人道者,必严惩不贷”。众人悻悻而退。然岂不闻“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”乎?悠悠众口一开,便如山崩地裂,一知十,十传百,众人皆知。刚心大乱,遂更帆名为“启铭”,并宴其家翁旧僚,散财四方,终有央视之痛哭流涕一幕方稍安。然此后,“吾父乃李刚”五字,风闻天下。

太史公曰:居富欺民者,天怒之不仁;为虎作伥者,民怨之不义。不仁不义者,安有善果?释者有云: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机未到。”岂李刚父子之谓也! 

 


3、药家鑫列传

 

药家鑫者,长安人也。其父为兵械督军,副总兵职。鑫幼家境殷实富足,常恃父威,骄横无度,目无路人,往来者敢怒不敢言。鑫乃单传,其父甚爱,车骑美女恣鑫所欲,以顺适其意。鑫少好抚琴,求功名为显达,天朝五十八年,借祖势入长安乐府。以鑫之力,不问学问,自不入流,然鑫自仗财广,弗忧前程,游手市井,作乐无常。 

长安东,有蛮语译馆,多有貌女,鑫常流连其中,乐不思蜀。天朝六十一年秋分逾一月,鑫与女戏玩至三更,多饮酒,大醉乘骑而归。 

长安一农妇,王张氏,嫁于同乡,生有一子,襁褓待乳。王张氏家境贫寒,常夜深弃之,为工资家用,食仅果腹。 

鑫骄横日惯,自是天下人避我,我不避天下人,是日夜急行,见前有妇人,视为无物,乘骑如常,终至妇倒。妇仆于道中,气息尚存,念家中小儿,哀鑫救之。鑫恐授人以柄,始惧,邪遂起,欲死之。鑫返车取刃,立于妇身。一刃,血出。一刃,仍未毙,又刃至八,方卒。鑫窃走,以为不知。鑫恐慌,乘骑速更甚,又至二人伤。民怒合力擒之,交官府,案始发。 

其父散财求京城讼师,诡辩鑫激情杀人,少学品优,以求不死。更有刑部翰林,上书鑫乃抚琴,无意伤人。为富不仁者甚矣,至众怒,民呼速死,而抚琴惯性亦载入籍册,止增笑耳。 

天朝六十二年端午次日,上准,斩鑫于长安。 

太史公曰:药家鑫者,恃其父威,于法不顾,终毁其身,而“吾父乃李刚”者,亦如此。官二代之风存之已久,整治无道,如此以往,天下何以太平。 

 


4、韩寒列传

 

韩寒者,沪郊人也。身修七尺,貌俊神逸,性狂傲,不拘于俗。天朝三十四年,寒之诞时,天降异相,有善相人者言:必有文曲下界。众哂之妄言。寒果天资聪颖,三岁,识字千余,四岁能诵诗书。人奇之,曰:此子必成大器。其父闻之,欣欣然有喜色。

后之学馆,学百科知识。寒善属文,恶理算。然学制不可偏废,寒虽善文,亦独木难支,学业坎坷。年十七,学府举属文大赛,天下年青才俊,争相一试。寒以《管中窥人》,一举夺魁。年十八,著书《三重门》,一时洛阳纸贵,华夏震惊。或曰,此王勃神童再世。亦有人言:“无他,乃当世之仲永耳,后必泯然众人矣!”寒闻之,誓曰:“汝今哂余,后汝等必悔之。”

寒身虽单,然善奔走,沪府举奔走大赛,令举,寒狂奔,众于后苦追,不及。寒独占鳌头,嘻曰:“此吾所长,吾尚未尽力。”足见其有竞技之资。

后碍于算学,不能晋级,按制当与学弟复习之。寒羞,愤然曰,“此学制之弊,非吾之罪,吾不与也。”慨然退学,寒师言曰:“寒乃异数,乃昙花耳,众不必效也!”

寒既退学,专心属文,著书立说,立论无数,声名大振。

五十五年,天朝兴赛车之戏,驾之,风驰电掣,如驾云腾雾,寒喜其激荡,动人心魄,与已性相合,遂与之。辄夺魁,与人角而获利。人曰:寒者,真乃竞技之体也。


为启民智,寒遂于网间写博文,倡民主,批专制,疾恶如仇,文风泼辣,嬉笑怒骂,切中时弊。民甚喜之,皆曰:寒之语,道吾等心声耳。吾当力挺之。寒博观者如潮,名列华文榜首。国之少年,视寒为已之榜样,国之老者,视寒为国之未来。

然文联之御用文人,见寒势起,护主心切,群起攻之。白烨者,制内文人,善评者也,以正统自居,撰文批寒,寒回文讽之,你言我语,一时网间硝烟四起,新旧思想,一试高下,众皆挺韩,数合之后,烨见不能取胜,再论亦自取其辱,遂仓皇关博。

寒曰:“作协乃驯化之地,汝等皆阿谀奉承之辈,官府豢养之徒,专饰太平之辞,乃鹰犬耳。吾若主之,即刻散之。”亦有文僚喉舌仇彦英,谈歌者,闻此语,老羞成怒,与寒博客论战,皆靡。

寒曾戏曰:“凡逻辑者盖二类,一曰逻辑,一曰中国逻辑。”讽权贵指鹿为马,颠倒黑白也。

后西方之国,设一擂,天下精英,比其影响几何,票毕,寒名列榜首,国之重臣,王某、薄某皆名落孙山,举世哗然。以此见寒为天下人所爱,不谬也。

古语有之: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,况世过时异,寒等有识之士,倡民主,启民智,民心已觉,人心思变,如若堵之,溃之速也。果抗争之事频发,有民妇唐福珍者,为保已产,引火自焚,慨然赴死,可歌可泣。类似之事,难以计数,民皆怒于心中……

天朝七十年,变,民主之制立,多党竞争,四年更替,皆民意决之。专制之祸永绝矣。人皆以寒功大,举寒主政,寒曰:“吾乃散漫之人,不宜入仕,吾之私爱,赛车红颜耳,汝等勿复再言。”遂偕众友流连勾栏瓦肆,吟诗作赋,赛车玩犬,乐哉乐哉!

太史公曰:因材施教,夫子倡之,然时过二千余载,尚勿行,悲夫!寒虽不精算学,然文采斐然,当扬其长,避其短,然世之学制,务求其全,以绳梅、病梅为业,可乎!寒有专长,著书立说,声名大振,而时谓全才者,天下之多,何人成名耳,世人当慎思之。又寒文名虽显,然所以立于青史者,当为民请命耳。万马齐喑之时,寒与有识之士,为民呐喊,呼民主,斥专制。置身于险境而不顾,此等大义,吾当慷慨歌之,今世之大治,民畅所欲言,皆寒等先行者之功也,世人当念之勿忘,吾亦思忖良久,作传记之,以示后人。 

5、与金三世绝交书

史记续篇 - 雪白兔子 - 雪白兔子的博客高丽嗣君金正恩听者!

尔继位迩来,深居简出,峥嵘偶现,营营苟苟于宫室,嘈嘈窃窃于私邸。本朝念尔父与先帝有师生之谊,怜尔国无卵翼则幼雏必夭,是以尔父驾崩与尔同悲,尔继大位优恤如仪。先帝之子殒于尔国,数万子弟血染尔邦,本朝遗恩尔国,世人周知;尔曹仰赖天恩,日月鉴照。

不意尔羽翼渐丰,腹肥肉厚,竟有反啜之行。先是,毁我故太子之陵寝,销我子弟兵之壮烈,贪天之功于己,分治之怨遗我。乃父在日,犹有祭奠之洒扫,不肖南面,竟尔扬灰以绝祀!是可忍,孰不可忍也乎哉!然则我忍也。

继之,尔既无马上得国之功烈,偏有阴骘安邦之道行。三千里江山饿殍遍野,两千万草民走肉行尸。穷兵黩武,百万之军犹不足;苛禁森严,始皇之律得其精。邓公一朝,哀悯尔民之垂毙,赈灾输粮之车滚滚;江公主政,羞于党同之伐异,雪中送炭之情绵绵。则尔未见入朝谢恩,反有安享之状。更有甚者,救民之粮囤积售卖,活命之金熔为矛戈。而使使入朝,觍颜需索,遂其饕餮无所喜,贪欲不足多所怨。边境残虐逃亡之民,兴义扶持戴罪之身。密制别国之钱钞,大开赌局于交界。新君如仪慰问,衣冠龌龊以迎种种恶行,罄竹难书,国际不齿,世界唾弃,而我朝再忍者,何也?无非孽缘不尽也乎哉!

近者,尔与米国等交恶,则我居间斡旋,心力交瘁。内压国人之切齿,外引虎狼之环伺。京师摆六方之圆桌,大臣行八拜之大礼。虚席以待,温言以抚,谆谆教诲,循循善诱,联合国数罢惩戒之议,高峰会每有护犊之行。殊不意尔竟视我之淳淳为祸心,密制核弹,不舍昼夜,射惊天之弹竟无密报于前,拒下问之臣反有微词于后。中秋之际,扬言试爆,我以再忍之心劝谕,尔竟视我为无物,悍然引爆巨弹于尔我之交界,是可忍,孰不可忍也乎哉!

二世其听!尔不仁不义于前,我仁至义尽于后,尔拥核弹而眠,我弃不肖而轻。孽缘已尽也乎哉!

悲夫!故太子并子弟兵!

哀哉!两千万之悲惨民!

肉丝短裙高跟 - 水晶之恋 - 水晶之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